国内再也没有挖矿产业了吗?

bitcoin86 2019-04-15 11:41:02 来源:比特币资讯网
 国内再也没有挖矿产业了吗?

挖矿圈内曾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全球有70%的矿机在中国。

中国矿工凭借着中国设计、制造的专业矿机,在这场比特币世界算力军备竞赛中占领了绝对的优势。

在紧握住比特币生产力后,中国矿工们又凭借着新疆、内蒙和四川等地廉价的电力成本,成功垄断了比特币的开采。

一时间,中国矿工已然站上了挖矿产业的顶端。

然而,这辉煌的一切都将成为历史。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于4月9日发布了《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

在《征求意见稿》中,虚拟货币挖矿活动被列在了第三大类“淘汰类”第一项“落后生产工艺装备”下的第18条第6款。

根据《征求意见稿》的注释,虚拟货币挖矿将成为国家产业政策明令淘汰的活动。

此次公开征求意见的时间为期一个月,目前国家发改委尚未确定根除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日期,而是规定该行业应立即逐步淘汰。

对于虚拟货币挖矿行业而言,这将是一场慢性死亡。、

01

事实上,比特币矿场的支出主要是矿机、厂房等设施的采购,另一个便是矿机运转所需要的电力。

显然,后者更为重要,电力的可持续性和电价,将直接决定矿场的盈利水平。

拥有丰富电力资源的地区也就成为矿工眼中的一块肥肉。

曾经创造一系列经济神话的能源之都鄂尔多斯,大片的土地、低廉的火电价格,都成为矿场选址不可多得的优势。

为了获得可靠稳定的电力支持,一些矿场在建立之初就与当地政府和电力公司签订了服务合同。

除了上亿元的电费缴纳之外,厂房的建设和维护也能够为政府带来高额的税收。

此外,矿场还能够帮助政府解决就业问题。

对于政府而言,这显然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交易。

除了鄂尔多斯外,拥有全国最多水资源的四川也成为矿场最佳的选址之地。

“四川大大小小的水电站有好几千座,电力充裕,甚至很多时候因为电力供过于求,一些本应该用来发电的水只能白白放走”,一位资深矿工如是说。

被用于供给比特币矿场发电的“弃电”,不仅给发电站赚取了巨大收益,也让矿场主和矿工获得低廉到难以想象的电力。

但这只是理想状态下丰水期的情况。

当进入每年10月后的枯水期,也就意味着维系矿场运转的水电站电力已经接近枯竭。

寻找枯水期合适的矿场选址又成为矿场主和矿工与时间的一场竞赛。

02

然而,监管层的屡次施压也令矿场主和矿工陷入生存困境。

早在去年初,一份互联网金融风险转向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的文件陆续下发至各地的金融办。

该文件主要针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的引导和防控风险,并已经提出要积极引导辖内企业推出“挖矿”业务。

此外,该文件还要求各地统计从事“挖矿”企业的相关情况,包括基本情况、营收情况、享受优惠情况等等。

对于之前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将会被逐步取消。

其中,位于四川的部分矿场因与电站私定供电协议遭到政府关停,开设矿场必须获得地方政府的批准;

内蒙古电力多变交易系统给予当地新增的云计算大数据公司的电费优惠已经停止;

这也就意味着,中国矿工挖矿的优势基本已经不复存在。

国内严峻的形势迫使矿工不得不在全球范围内寻求低成本资源,石油资源丰富的伊朗成为中国矿工的新选择。

据了解,伊朗其实一直在利用超低廉的电力资源吸引比特币矿工。

目前伊朗电费已经低至0.006美元/千瓦时,相比于四川丰水期0.015美元/千瓦时的优惠电价便宜了三倍不止。

这对于矿工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但是,外国人在伊朗部署矿机绝非易事。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由于伊朗提供了巨额电力补贴,政府已经将比特币矿机添加至2000个禁止进口的商品名单中。

这也就意味着,矿工想要将矿机运送至伊朗境内将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矿机被没收还是小事,相关人员也可能会受到波及。

截止目前,伊朗海关已经没收了至少40000台不同型号的加密货币挖矿设备。

此外,即使能够将矿机顺利运输至伊朗境内,由于文化语言等差异,也依然免不了电厂主坐地起价、撕毁协议等意外的发生。

03

时隔一年之后,国家发改委又再次重申了对虚拟货币挖矿的淘汰命令,或许从侧面反应出国家对于虚拟货币挖矿行业依然不认同的态度。

相关省市整治办在提及虚拟货币挖矿时认为,挖矿产业与实体经济并无关系、耗能较大。

一些企业存在安全隐患,而一些企业则以“大数据产业”为包装享受地方电价、土地和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

不少业内人士也认同此举将有利于区块链监管的进一步落地。

但是,更多的业内人士则是对此持反对意见。

一旦这项产业政策落实,势必会导致大部分矿场被迫迁移至海外,将对国内挖矿行业造成沉重打击,反而会有利于国外挖矿行业的发展。

对于矿机生产商而言,由于矿机都迁往国外运营,也会对矿机及其芯片研发产生一定的阻碍。

重庆工商大学区块链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昌用在接受星球日报采访时表示:

由于虚拟货币供给总量恒定,其价格并不会受到成本的影响,因此对于虚拟货币的发展不会有长期性的影响。

但是,受损害最大的将会是国内电力资源丰富但难以输出的贫困地区。

从这个角度来看,发改委的政策是不明智的。

但是,他们也只是按照既定方针行事,并不具备对加密经济行业的充分理解。

莱比特矿池首席执行官江卓尔在接受采访时也认为发改委的政策有一刀切的嫌疑。

在四川等地弃水弃电严重的情况下,挖矿作为一个大工业生产行为,能够在不产生污染的情况下将这些弃水弃电变为美元。

同时,出口比特币还能够增加国家外汇收入。

此外,在比特币挖矿的各个环节中都能够增加大量的就业机会,还能够为当地带来不菲的收入。

相比于中国政府对挖矿行业消极的态度,邻国俄罗斯政府则向矿工抛出了橄榄枝。

据了解,俄政府不仅在电费、硬件设备上给予支持,还开辟了大量交通便利以及提供7*24小时技术支持服务的产业园区供矿工和矿场主使用。

此举不仅能够帮助俄罗斯消化过剩的电力,同时还能够为俄罗斯经济带来转机。

对于中国来说,或许正在失去一次能够领先全球的绝佳机会。

转载请注明来自比特币挖矿(www.wkbtb.com),本文标题: 国内再也没有挖矿产业了吗?

国内再也没有挖矿产业了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