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卡挖矿江湖:显卡厂商或成生力军,机会与风险并存

币牛牛 2019-06-12 18:03:01 来源:www.coinbull.one

币价回暖,矿圈暗流涌动,二手显卡交易也卷土重来,显卡挖矿并非新事物。它一度是比特币挖矿的必需品,李笑来就曾以一己之力,将淘宝上的高端显卡买到断货。在2017年的大牛市中,显卡挖矿再次崛起,甚至有显卡厂商和经销商加入其中,两年来,显卡挖矿随着币价浮浮沉沉。有矿工因此获利颇丰,也有人黯然出局。

行业周期、技术难题、未来前景……如今的显卡矿工们,正面临着重重挑战。

01 疯狂入场

“币价涨了,朋友圈里倒腾二手‘矿卡’的又多了。”在淘宝上经营电脑攒机业务的老张发现,自己的苦日子可能又要来了。

他记得,2017年时,显卡经常断货,价格也飙涨。他不得不对不满的顾客们解释:“显卡都被矿工买去挖矿了。”

而2017年显卡紧俏的直接原因,是以太坊的暴涨:这一年,以太坊从年初的不足10美元,攀升至年底的1400美元,实现了140倍的涨幅。

而以太坊高度依赖显卡进行挖矿,这让显卡在2014年被比特币挖矿业淘汰后,再次成为矿工们的新宠。

和以太坊同样依赖显卡挖矿的,还有门罗币、达世币、ZEC等币种。在2017年的这波牛市中,它们也崭露头角,这加剧了显卡供应的紧张程度。

在逐利的矿工面前,以往高端显卡的主力消费人群——游戏玩家们,完全落败。显卡圈开始充斥着各种光怪陆离的传说。

“最有名的一个,是有大矿工开着卡车堵在显卡工厂门口,拿着成箱的现金要求拿货。”老张说,“大矿工开出的价格比渠道商高出一半,显卡厂商‘只得就范’。”

然而,市面上大多数的高端显卡货源,仍然掌握在显卡生产商与渠道商手中。它们“亲自”下场挖矿,早已成为了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当年的华强北,超过一半的显卡经销商都试过自己挖矿。”在华强北经营显卡业务的侯北川回忆称。显卡挖矿火爆后,他也投入了显卡矿机的研发和生产。

起初,侯北川只希望做熟客的生意。但随着币价的走高,找到他的生客越来越多,报价也越来越高。他“禁不住诱惑”,接了许多单子。

“2017年年末币价最高的时侯,许多生客找过来,一下就要订几十台矿机。”侯北川回忆,“大多数人都操着四川口音,都是先款后货,爽快得很。”

显卡价格很快被矿工们拉高。“那年,GTX1060 6G显卡最高被炒到了2800块钱,比之前涨了60%。”老张回忆。

连带效应随之而来。有游戏玩家很快曝出,自己在实体店甚至京东等电商平台购买的全新显卡,出现了使用痕迹。

有人怀疑,显卡生产商加入了挖矿行列,甚至将挖过矿的显卡以全新名义发售。

此后,京东迅速关闭了显卡商品的七天无理由退货服务,以防有人买了显卡挖矿七天后再退货。但游戏玩家们最担心的——显卡生产商下场挖矿,却似乎在今年成为了现实。

今年年初,主营显卡设计、开发、制造的港股上市公司柏能集团(HK.01263),被媒体曝出即将进军挖矿行业。

这家公司是知名显卡品牌“索泰”“蓝宝石”的拥有者,同时生产基于GPU两大巨头——英伟达与AMD芯片的显卡。

今年1月,柏能集团发布公号称,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栢能财富”与合作伙伴在中国大陆设立了合营公司,从事服务器租赁、云计算与深度学习等项目。

但据星球日报等媒体报道,柏能集团的云计算业务,其实就是显卡。

凭借着自营的显卡生产、供应能力,显卡厂商也许将成为显卡挖矿圈的重要力量。

02 潮起潮落

“柏能集团进入矿圈的时机,已经是挖矿行业的最低谷。”区块链研究员孙原表示,“这更像是一次抄底。”

在他看来,与比特币的挖矿机制相比,显卡挖矿的规模较小,资金门槛更低。但正因如此,在行业周期面前,显卡矿工们受到的冲击更加明显。

“他们资金实力有限,容易追涨杀跌,形成踩踏效应。”孙原说,“许多人争先恐后地入场,币价跌了又匆忙抛售矿机套现,大多损失惨重。”

与比特币相同,币价的周期变化,仍然是影响显卡挖矿的重要因素。

“币价最高时,以太坊挖矿3个月就能回本。”侯北川表示,“最低的时侯,两年都别想回本。”

但在许多显卡矿工看来,尽管资金门槛低,也无需矿机厂商开发专用芯片,但显卡挖矿在技术、运维等方面的要求,比比特币挖矿还要高。

“比特币挖矿有成熟的矿机、傻瓜化的管理软件。”侯北川说,“只要有人,有资金,有低廉的电价资源,谁都可以做。”

但显卡挖矿却不同。“早年,显卡矿工都是‘机架’挖矿,散热效率低,维护困难,也存在安全隐患。”侯北川说,“后来,专业的显卡矿机不断出现,显卡挖矿才逐渐进入正轨。”

显卡挖矿江湖:显卡厂商或成生力军,机会与风险并存

显卡矿工们使用的挖矿机架,显卡直接暴露在外,侯北川展示了他设计的一款显卡矿机。这款矿机外形为长方体,配置了高达1700W的高功率电源,支持8块显卡同时挖矿。

显卡挖矿江湖:显卡厂商或成生力军,机会与风险并存

一款市面上常见的显卡矿机“我们的显卡矿机,连显卡都是为专门挖矿定制的。”侯北川介绍道。

他解释称,传统的显卡大多是为游戏玩家设计——一般一台电脑只需要一款显卡,显卡自带风扇,可以提升散热效果。但显卡矿机动辄6到8块显卡,如果每块显卡都自带风扇,只会互相干扰,破坏散热效果。

“所以我们联系显卡厂商,定制了一批没有风扇的显卡。”侯北川说,“我们再在矿机侧面加装大功率风扇,以实现更好的散热效果。”

但显卡矿机仍然面临着许多技术问题。“例如,显卡矿机通过螺丝将显卡固定在机箱上,运输过程中容易发生松动。”显卡矿工老赵对一本区块链表示,“因此,显卡矿机不适合运输。”

相比于“逐‘电价’而居”的比特币矿工,显卡矿工更倾向于稳定的电力供应。但许多矿场并不愿意托管显卡矿机。

“显卡矿机占地面积大,功率低。而矿场是以电费计价收取费用,显卡矿机很不受待见。”老赵表示,“除此之外,显卡矿机的运行维护也非常困难。”

“有的显卡矿工会在多个币种之间切换,选择收益最高的币种。这需要矿工拥有便捷的批量管理软件。”老赵称,“所以,显卡矿机的托管费,比比特币矿机高出不少。”

03 未来何在

更低的风险承受能力、更高的技术门槛,都令显卡矿工们担忧。但他们更担忧的,是显卡挖矿越发不明朗的行业前景。

直至今日,以太坊仍是显卡矿工最青睐的币种。但根据以太坊的发展路线图,以太坊将抛弃PoW的挖矿机制,逐步转向PoS,事实上,类似的场景,已经在显卡挖矿中上演。

2018年年中,许多1063显卡(3G显存版本的GTX 1060显卡)矿工们突然发现,他们手中的矿机算力,因不明原因纷纷归零。

这与以太坊的DAG文件有关。根据以太坊的挖矿机制,显卡的显存会被写入DAG文件。而随着以太坊的不断发展,这个DAG文件的大小也不断增加。截至发稿时,以太坊的DAG文件大小已达到了3.05G。

这意味着,所有3G显存版本的显卡,都已经无法参与以太坊挖矿。一批矿工因此被淘汰出局,谈及以太坊的技术演进,侯北川十分乐观。“如果以太坊既没有迎来大量DApp,又抛弃显卡矿工完全改成PoS,那它就是死路一条。”他说。在他看来,以太坊短时间内不会抛弃显卡矿工。

除此之外,显卡挖矿的另一个危机,来自ASIC矿机。如今,各大矿机厂商都在寻找机会,推出针对新币种的ASIC矿机。一旦后者对显卡形成算力碾压,大批显卡矿工将被市场无情淘汰。

“长期来看,ASIC矿机取代显卡矿机,是不可避免的。”矿工孙亮对一本区块链表示,“许多矿工也希望ASIC矿机能降低以太坊挖矿的运维成本。”然而,在以太坊挖矿领域,ASIC矿机厂商的表现却不尽人意。

早在去年4月,比特大陆就发售了适用于以太坊Ethash算法的矿机蚂蚁E3。但它表现平平,较显卡挖矿优势不大,如今,蚂蚁矿机官网已下架了这款产品。

嘉楠耘智曾在去年宣布研发以太坊ASIC矿机,并计划于今年4月发布。然而,关于该款矿机,此后再无新消息放出。

多位显卡矿工对一本区块链表示,直至今日,以太坊挖矿圈对ASIC矿机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身”。

尽管前景不明,但在许多矿工看来,显卡挖矿仍然是一个机会与风险并存的市场。

“在历史上,显卡挖矿曾经出现多次‘暴利’的机会。”老赵表示,“去年年末,Grin的出现,就是其中之一。”

在Grin诞生初期,许多消息灵通的矿工便参与了Grin挖矿。早期,Grin的币价在百元以上,许多矿工因此获利颇丰。

不止Grin,许多小币种在短时间内,都曾出现过类似情况,然而,面对小币种的诱惑,大多数矿工们仍然不为所动。

“显卡矿工确实可以自由切换挖矿币种,但成本很高。”侯北川表示,“批量切换挖矿币种在技术上存在门槛。”

他还表示,不同币种对于显卡也有不同要求:有的币种A卡挖矿效率高,有的则是N卡效率高,“盲目切换可能适得其反”。

而矿工们最担忧的,还是遇到空气币。“对于矿工而言,稳定是第一位的。”孙亮表示,“毕竟,我们只是矿工,我们从不炒币。”

一边是来势汹汹的ASIC矿机,一边是仍不明朗的前景,显卡矿工们的肩头重担不轻。

但显卡挖矿,仍被很多人视作捍卫区块链世界去中心化的手段之一。“相比早已中心化的ASIC挖矿,还是显卡挖矿更‘区块链’,不是吗?”孙亮说。

转载请注明来自比特币挖矿(www.wkbtb.com),本文标题:显卡挖矿江湖:显卡厂商或成生力军,机会与风险并存

显卡挖矿江湖:显卡厂商或成生力军,机会与风险并存
Top